两华人受邀去菲律宾考察时被绑架,家属称支付130万后失联已半年,与此前中企高管被绑架案高度相似

zz087d9

时间 2024年7月10日 预览 6

转载:https://new.qq.com/rain/a/20240709A09E1700

2024-07-09 20:39·成都商报红星新闻·发布于四川

看到近日中国公民在菲律宾被绑架遇害的消息时,小凡(化名)大哭了一场。
半年前,他在德国工作的中国籍哥哥和一名奥地利华人朋友老韩受邀,从欧洲去菲律宾商务考察时被绑架。小凡在陆续给绑匪打款130多万元后,与哥哥失联至今。无论是邀请赴菲的方式还是勒索的细节,与此前中国公民在菲被害案公布的案情都高度相似。
小凡不知道哥哥还能不能回来。过去半年,小凡一直生活在自责中,他反思如果哪一步做得更好一些,自己就能把哥哥救回来。如今,他又添了新的自责。“如果我早一点把事情说出来,是不是能避免被害?”
(本次采访中,小凡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、案件截图、各方沟通记录等,与其讲述的内容一致。)
▲小凡给AKG发邮件求助
7月8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,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小凡哥哥和老韩的案子还在联系菲律宾警方调查,其他信息不方便告知。
同日,菲律宾反绑架大队(AKG)接线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暂时无法告知具体案件的情况,需联系菲律宾国家警察发言人。
7月9日,红星新闻记者给德国和奥地利警方发送采访邮件,工作人员称邮件已收到,正在了解情况。其中,德国警方回复红星新闻记者表示,当地警方和检方在组织调查一桩有关小凡哥哥的案子,但具体细节和其他信息暂不能提供。
哥哥在菲律宾被绑架
对方要求用数字货币支付赎金
2024年1月19日周五下午五点,正在上班的小凡看到微信上哥哥的未接来电和一句留言:有急事,速回。
小凡立即打了回去,哥哥用普通话说自己急用钱,让小凡去筹钱,准备150万USDT(中文称之为泰达币,一种数字货币,与美元1:1兑换),(1月22日)周一打过去。“其他不要说,不要问”。
小凡担心遇到诈骗,改用方言和哥哥沟通,还说了件两人小时候的事情。哥哥也用方言回复,但表示别人不允许他说方言,又立刻改回普通话,并拒绝了开视频的要求,因为“没穿衣服”。
小凡挂断电话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在德国的嫂子,确认哥哥在菲律宾被绑架了。小凡哥哥在一家德国的中资公司担任高管,兄弟两人之前联系很频繁,他听哥哥说过有人邀请他和朋友老韩(化名)一起去菲律宾考察,他还提醒哥哥注意安全。
在承诺去筹钱并保持沟通的同时,小凡第一时间联系了大使馆,并在大使馆工作人员建议下给菲律宾警方反绑架大队(AKG)发了求助邮件。
▲小凡与菲律宾警察的微信聊天记录
1月20日(周六)上午, 几名菲律宾警察联系小凡询问被绑架人员信息。当地警察希望家属来菲律宾报警,并建议不要给绑匪打钱。当时,小凡不敢完全相信当地警察,没与对方沟通太多,而家人也坚决反对他去菲律宾报警。
那个周末,小凡一直通过微信与哥哥以及他身边的绑匪沟通,表示没能力筹集150万USDT,希望下调赎金。在沟通中,对方不断威胁小凡,哥哥则在电话里表示,对方要用钳子夹掉自己的手指,自己的肋骨被对方打断等。小凡嫂子在持续威胁下情绪崩溃。小凡了解到,和哥哥一起去菲律宾的老韩,同样也被绑架了。
1月21日是周日,经过多轮沟通,对方把金额降到45万USDT,小凡表示1月22日会先打一部分,再想办法继续筹款。为方便兑换虚拟货币,电话里哥哥还介绍一位“大哥”来提供协助,并告诉小凡放心把钱转给“大哥”,“只有他能救我”、“如果他把钱昧了我就认了”。
小凡当时猜到,这个“大哥”,可能也参与了这次绑架。
邀请考察套路
和近期绑架案如出一辙
小凡听哥哥说起过这个“大哥”,这次的菲律宾考察,就是在这位“大哥”推动下成行的。
近日,两名医疗器械公司高管菲律宾遇害的消息引发大量关注。媒体发布案件细节中提到,两人是受一个名叫“李娜”的女性邀请,去菲律宾洽谈有关产品分销的海外业务。“李娜”曾向孙某发送过公司经营医疗器械的相关资质证书和商务邀请函,并告知其公司老板是菲律宾知名医疗商人。
小凡哥哥遇到的情况,和上述案例如出一辙。
小凡从各方了解的信息获悉,“大哥”45岁左右,中等身高,深色皮肤。小凡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大哥”和自己哥哥两年前认识,自称是塞浦路斯定居的中国人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“大哥”突然频繁出现,经常约小凡哥哥和同样在德的奥地利华人老韩一起吃饭,讨论投资。
“大哥”告诉两人,他认识一名菲律宾华人富商,计划来德国投资,有意愿收购哥哥和老韩的工厂等业务。当时,老韩和小凡哥哥的生意都不太景气。
去年底,“大哥”介绍他们认识这位华人富商的女助理,这名女助理跟两人讨论了欧洲投资收购事宜,还提供了资金材料。小凡说,他哥哥还找专业团队审核过那些材料,没发现问题。
此后,“大哥”委派自己的助理与小凡哥哥和老韩协商开一家公司,并签署协议,但在老韩和小凡哥哥的资金到账后,“大哥”约定的资金一直在他们去菲律宾时都没有到账。小凡猜测,开公司可能是“大哥”试探两人经济实力的手段。
1月18日,在富商女助理的邀请下,小凡哥哥和老韩从德国出发转道中国香港地区进入菲律宾,此后一直没有出境记录。
哥哥的最后一句话:
一切都好等我消息
小凡说,后来他联系“大哥”。电话里,“大哥”表示绑架事情自己不知情,但会全力营救,绑匪索要的150万USDT赎金降到45万USDT,是因为他承诺支付另外105万USDT。
这之后的每次联系,几乎都是小凡与哥哥先通话协商付款事宜,一段时间后“大哥”再打电话给小凡,表示“你哥刚跟我说了,我帮你如何处理。”
▲小凡和哥哥最后的通话
按照约定,“大哥”会在1月2
Copyright2023小老板科技